<del id="hdh7f"><ruby id="hdh7f"><thead id="hdh7f"></thead></ruby></del>
<strike id="hdh7f"><span id="hdh7f"><ins id="hdh7f"></ins></span></strike>

    <noframes id="hdh7f"><ruby id="hdh7f"><strike id="hdh7f"></strike></ruby>

    <track id="hdh7f"></track>

    <pre id="hdh7f"><ruby id="hdh7f"><ol id="hdh7f"></ol></ruby></pre>
    <pre id="hdh7f"><pre id="hdh7f"></pre></pre>
    <address id="hdh7f"></address><p id="hdh7f"></p>

      首頁 > 常見問題 > 詳情

      關于知網論文查重的思考

      2017-12-07 00:17:18   來源:PaperEasy官網   瀏覽:  次

      關于知網論文查重的思考

      摘要:學位論文“知網論文查重”作為遏制學術不端行為的重要手段被廣泛使用,但其實際效果是有限的,而且可能會導致一些新的問題。這表現在“知網論文查重”不僅對遏制抄襲現象作用有限,而且可能會妨礙文獻的正當引用,在—定程度上影響了學術創新,并忽略了不同學科和研究方法的差異。因此必須認識到“知網論文查重”制度的局限性, 在反對學術不端過程中要尊重科學規律,從主要依靠技術鑒別轉向以人為主、以技術為輔的鑒別,轉向建章立制,轉向尊崇學術規范的文化建設。技術手段的使用須合理有度,要避免其負效應。

      關鍵詞:知網論文查重;學術不端;學術規范;思考

      所謂“知網論文查重”,也就是通過學術不端文獻檢測系統進行的論文相似性檢測,目前已經作為預防和制裁學術不端行為的重要做法,被廣泛地運用于學位授予工作中。學位授予單位根據檢測報告的結果,對學位論文送審、答辯的資格條件作了嚴格的規定。 例如,某高校規定:總相似比< 3 0%的學位論文,視為通過檢測;總相似比>30%的學位論文視為未通過檢測,需對學位論文進行修改,修改后的學位論文可申請進行一次復檢。還有的高校作出了更為嚴苛的規定,如重合率>15%的,要取消答辯資格。筆者并不否認這些做法對研究生學術不端行為可以起到一定的規范作用,從而扭轉不良學術風氣;但也認為,此類做法也有一些將現實問題簡化的成分。利用網絡數據庫進行“查重”的正效應不僅未必如預期設想那樣明顯,反而有可能會帶來一些新的問題。

      一、“知網論文查重”對遏制抄襲現象的作用有限

      學位論文“知網論文查重”成為答辯的前置程序,是近幾年來才出現的。開展這項工作的首要目的是“反抄襲”。從近年媒體報道的情況來看,學位論文、學術論文抄襲的確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據《中國青年報》報道,根據有關專家的調查,在其2007年的樣本數據中,高達72%的文章是全文抄襲。在被曝光的龐大論文抄襲隊伍中,不僅有本科生、碩士生和博士生,甚至還有一些高校教師、知名學者和大學校長??梢哉f,論文抄襲在今天的學術界已經不是什么新奇事件,而是一個人盡皆知的公開秘密。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人們不得不求助于科技的力量,于是,學位論文“知網論文查重”制度應運而生。

      但是,從“知網論文查重”制度實施的效果來看,很難說這一做法能夠有效逼制抄襲現象的蔓延。正可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有了“查重”政策,自然就會有人想出應付“查重”的對策。一方面,通過“查重” 來判斷一篇文章是否存在學術不端行為,其主要依據是文字的相似程度。文字復制比達到學位授予單位規定的限制,就可能會被認定存在抄襲,進而做出相應的處理。但“查重”是由計算機程序來進行的, 而計算機程序并不能像人腦一樣,它只能機械地計算有多少文字與數據庫收錄的已有文獻重復,卻很難應付同義置換。既然大家對“查重”的這一缺陷心知肚明,那么,有多少抄襲者還會選擇一字不改地原文復制呢?他們完全可以把想要抄襲的內容作同義替換,而換一種表達方式后,其通過的可能性顯然會大大提高。再者,網絡數據庫收錄的多為中文論文,對于那些抄書、轉譯外文文獻之類,則未必查得出來。

      另一方面,有需求就有市場,圍繞論文“知網論文查重”已經興起了一門產業,互聯網上關于論文“預查重”、傳授“反查重”技巧的生意早已不是個別現象。為避免在學校組織的正式“查重”中被認定為抄襲進而影響畢業和獲得學位,很多學生紛紛采取到網上進行預先“查重”的做法,并根據檢測結果對論文作進一步修正,從而達到學校規定的要求。據媒體報道,在畢業季,有的淘寶網店僅為畢業生提供論文“預查重” 有償服務一項,其月收入就超過100萬元。當然,很多“反查重”技巧的傳授并不都是收費的,一些人在互聯網上還津津樂道地分享著自己的經驗心得。更有甚者,還有人干脆通過代寫、買賣論文來騙取學位、職稱和榮譽。從這些情況看,作為反抄襲的一種普遍做法,“查重”的檢測效度和震懾作用都是有限的。正是因為如此,才有學者提出“學位論文復制比檢測作為一種輔助手段是必要的,但對學術不端行為的判定必須依靠專家的鑒別”。而且,在“查重 產業”興起的背景下,學術不端的花樣還在持續翻新,學術規范可謂威信掃地、尊嚴盡失。

      二、“知網論文查重”可能會妨礙文獻的正當引用

      “知網論文查重”查的是其他文獻內容在全文中所占比例的大小,而不是抄襲比例的多少。論文“知網論文查重”通過與否,主要取決于被檢論文與已發表文獻的文字重復比,而且從很多學位授予單位的規定來看,這個復制比要很低才能算作通過。那么接下來的一個問題就是:究竟有多少文字重復才算合適?嚴格地講,在全篇論文中只抄襲他人一句話也算抄襲,盡管檢測報告顯示復制比接近于零;而另一個極端的現象是,文章規范引用了大量的參考文獻,用學術評價的術語來表述,即“文獻綜述充分、參考資料翔實”,但同時核心觀點是作者自己的,“知網論文查重”則有可能通不過。實際上,我們要求有15%以下的文字重復率也好,30%以下的文字重復率也罷,其背后隱含的意思很明確,文章除了這一小部分與其它文獻相同外,其它大多數都應當是作者自己的分析論述。

      不過,這個看似美好的愿望是違背科學規律的。按照托馬斯•庫恩(Thomas Kuhn)的說法,科學進步一是通過常規科學,二是通過范式革命。提出新范式畢竟僅有極少數人可以為之,大多數學者的研究都屬于常規科學。而常規科學則是我們在前人知識大量累積的基礎上,再向前邁出一小步。這就決定了一篇研究成果中的多數內容不可能是我們自己的創見,而更多地是對他人觀點的引用、述評與綜合。在一篇學位論文中,真正屬于作者創見的,只是那一小部分核心觀點。文中的大多內容,都是在圍繞著這一核心觀點服務。而且,即使是范式創新,也需要建立在系統批判舊范式的基礎上,這就應當更為充分地研讀、分析已有研究文獻,并審慎地加以引用和評判。如果大多數學位論文中的大多數內容都是作者自己提出來的,那么很難說其中沒有“水分”。

      學術研究對資料具有高度依賴性,也即是“有多少資料做多少東西。”這些資料很大一部分來源于已發表的文獻。對文獻的引用應當以論述的實際需要為限,而不是應以“知網論文查重”規定為限。文章的哪一段話需要引用,以及引用多少,只有作者自己最了解。因此,通過“查重”制度預先地限定引用文字所占全文的比例是不科學的。一味地硬性規定文字重復率,其最后的結果要么是作者盡量減少引文,要么是作者不得不在盡量保持他人觀點原意的情況下, 將其用自己的“獨立表述”改頭換面寫出來。而從根本上說,充分的引用是知識積累和學術規范的內在 要求,優秀作品往往需要“旁征博引”。僅就筆者所 在的人文社會科學領域而言,我們不妨翻看一下國 內外那些具有廣泛影響的論文和著作,很多都是正 文篇幅并不長,且包括較多引文,參考文獻也占據了不少版面。如《世界貿易憲法》全文11萬字,但腳注就占去10萬字篇幅,其正文僅有1萬字,若考慮正文中還有引用的話,其原創性恐怕不足9%,但這并沒有妨礙它成為法學界的著名論文。不過,如果按照我們今天“查重”的要求,這些文獻恐怕連通過的機會都不大,更遑論被認定為名篇佳作!

      三、知網論文查重” 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學術創新

      創新的重要性在今天這個后工業社會中不言而喻。學術創新的根本在于學術成果的原創性。因此,反對學術不端不僅是學術道德的要求,而且還是學術創新的保障。而創新程度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已有知識的重新配置。正如心理學研究所揭示的,“創造力的產生既不是知識本身,更不是知識的簡單疊加,而是個體通過對本領域內已有知識的靈活加工。”而對已有知識的配置和加工則離不開豐富的文獻引用。引用他人表述的多少并不是衡量創新程度高低的合理尺度,片面地減少引文只會阻礙創新。

      由此看來,雖然抄襲現象越普遍,就越制約學術創新,但是作為旨在反抄襲的“知網論文查重”制度,卻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知識創新和進步。正是由于它可能會迫使一些作者在需要引用的文獻面前謹小慎微, 生怕“越雷池半步”,落下“過度引用”乃至“抄襲剽 竊”之嫌,進而容易導致“脫離文獻”搞研究,由此影響了對已有知識的配置和加工。這就是“查重”制度 妨礙正當引用文獻所導致負效應的延伸。如果作者一五一十地將所需文獻引證過來,則很可能會影響“查重”結果,進而可能會危及其答辯資格。于是在寫論文時,一些作者就不得不考慮怎樣下筆,從而保證“查重”順利通過。為此,有些人可能就會盡量減少對文獻的引用,讓論文通篇都充斥著“自己的話”。 而學術創新的一個鐵律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人文社會科學領域而言,缺乏對前人文獻資料的充分引證和分析,光憑“自己的話”能夠使論述達到怎樣的高度,恐怕很難說得清楚。

      通篇充斥作者“自己的話”的論文,不僅可能達不到一定的理論高度,而且很可能是重復勞動。為了通過“知網論文查重”,作者要盡量減少引證他人的成果,這就很容易導致對一些重要著述的忽略。當作者自以為提出一個新觀點并為之沾沾自喜的時候,實際上,這個觀點可能已經被前人用其它的表述方式說過了。盡管這種觀點上的重復算不上抄襲剽竊,但至少屬于低水平重復,我們做別人已經做過的工作,對知識發展的貢獻根本沒有多大意義,充其量是對作者本人的一次鍛煉而已。當然,達不到理論高度、低 水平重復之類尚且可以算作“無益且無害”的話,那 么,最為可怕的是,由于缺乏對已有文獻在引用基礎上進行的深入分析,這些“自己的話”甚至可能難以自圓其說。論文提出的觀點看似言之成理,實則經不住推敲。誠如有學者所言:“抄襲和剽竊雖然有悖于道德倫理,但并不以提供假冒偽劣信息為目的,而那些建立在學術沙灘上的空中樓閣式的創新學術,則無疑將成為一堆需要后人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來加以清理的學術爛尾樓。”試想,如果這樣的問題大量充斥于很多論文之中,那將會誤導多少后續研究?其負面影響顯而易見。

      四、“知網論文查重”忽略了學科和研究方法差異

      不同學科、專業的學位論文,在選題、方法、表述和結論等方面大不樣,這也是常識。但是,很多學位授予單位的“知網論文查重”制度卻偏偏背離了這一常識,硬是“_刀切”地給不同學科、專業的學位論文劃上一條統一的上限,規定文字重復率超過了一定比例就認定為不通過。這種做法對于不同學科專業的研究,其影響程度是不一樣的,因為不同學科對不同類型的文獻的依賴程度并不一樣。一般而言,人文社會科學對已發表文獻的依賴比較明顯,特別是一些經典文獻,即使發表多年,仍然被學界廣泛引用。而在某些自然科學領域,實驗則是學位論文觀點創新 的重要途徑,因此,自然科學領域學術不端的主要手段不僅包括抄襲,還包括數據造假。拋去效果不論,“查重”更多地是針對抄襲剽竊,但對實驗中的數據造假卻很難應付。

      “知網論文查重”不僅忽略了不同學科、專業之間的差異, 即使在同一學科、專業,“查重”制度對不同選題和研 究方法的影響也大有不同。實證研究主要是需要獲 取大量的_手資料,對二手文獻依賴性較弱。例如, 對于量化研究,即使用同一套問卷,測量對象不同也會得出不同的數據,并進而影響結論;對于質性研究,就同一問題不同人也有不同的回答,個案研究的結論甚至不能被推廣。而一篇學位論文若從事理論研究,例如,通過思辨提出新思想、新論斷,或者梳理、考察某一思想學說的發展歷史,則更多地需要“從文獻到文獻”的分析,必須大量依賴對已有文獻的考察。因此與實證研究相比,理論性研究在“查 重”中可能面臨更大的風險。趨利避害是人之本能,筆者曾經問過身邊一些研究生同學,為什么寫學位論文往往喜歡選擇量化研究,得到的回答居然十分出乎意料:這就是量化研究更有利于通過相似性檢測!一般情況下,選擇什么題目進行研究要么是興趣使然,要么出于所承擔課題的需要;而且按理來說,有什么樣的研究問題,就應采用與之相適應的研究方法,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查重”制度也在某種程度上左右著題目和研究方法的選擇,就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思。

      五、結語:規范學術行為應尊重科學規律

      筆者無意否定“知網論文查重”的積極作用,只不過想要 強調,“知網論文查重”不是萬能的,其效果也并非想象的那樣 明顯。進一步說,它更接近于“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制度。“反對學術不端”的話語具有合法化功能,在這一話語下,采取任何措施似乎都是無可置疑的。而且,“合法性機制使得組織不得不接受制度環境里建構出來的具有合法性的形式和做法。”“查重”制度一經某些學位授予單位率先采用,便迅速地被眾多學位授予單位競相借鑒。但是,善良的目的必須依靠合理的途徑來實現,并非任何做法都行之有效。上面列舉的種種弊病,說到底都是違背科學規律所導致的結果。為此我們應按科學規律辦事。一是破除技術迷信。“查重”制度的弊端之一,在于我們過 于迷信技術的力量,用電腦取代人腦,把文章交給網絡,機械地作出判斷。二是抄襲并不主要取決于文字重復多少,而是取決于是否明確地將引文標記為引用,以及所提出的觀點是否出自作者本人;過度引用取決于引用是否超過了必要限度,以及引文是否大量來自同_文獻,這也難以通過限制文字復制比加以規定。三是知識發展具有累積性,不是搭建空中樓閣。“查重”限定了文字重復率,可能會影響我們對文獻的必要引用。四是對不同學科和不同研究方法的研究成果,不能適用統_的鑒別標準。

      總之,“知網論文查重”制度對逼制抄襲效果的有限性、對正當學術引用的制約性、對學術創新的潛在不利影響和對不同學科與方法差異的忽略,不利于優秀學術成果脫穎而出;其造成的遵守規范者不敢引用、漠視規范者照抄不誤的局面,甚至會導致“劣才驅逐良才”的后果。為了通過“知網論文查重”,各種新的應對手段層出不窮,對本已不夠澄明的學術環境造成了二次污染,如是等等,這些都是值得提起注意的。反對學術不端的大方向無疑是正確的;“查重”制度也并非一無是處,更不應該被徹底地摒棄、廢除。只不過,我們必須在這一過程中尊重科學規律,規范學術行為終歸還是要依靠“人的因素”。因此,我們需要對現行的“知網論文查重”制度加以改進,一方面,我們需要從主要 依靠技術鑒別轉向以人為主、以技術為輔的鑒別,將計算機“知網論文查重”結果僅作為進一步判斷參考;另一方面,我們最終還是要依靠建章立制,依靠尊崇學術規范的文化建設??傊?,技術只是人的工具,我們應合理有度地運用技術手段,避免其產生的負效應。

       

      ㊣ 轉載請附上文章鏈接并注明:論文降重 ? 關于知網論文查重的思考

      ㊣ 本文永久鏈接:http://www.ilariawebdesign.com/article/84.html

      相關熱詞搜索: 知網論文查重 思考 學術不端 上一篇:本科學位論文質量問題研究 下一篇:知網、萬方、維普和大雅論文相似性檢測系統比較
      如狼似虎妇女的大屁股

      <del id="hdh7f"><ruby id="hdh7f"><thead id="hdh7f"></thead></ruby></del>
      <strike id="hdh7f"><span id="hdh7f"><ins id="hdh7f"></ins></span></strike>

        <noframes id="hdh7f"><ruby id="hdh7f"><strike id="hdh7f"></strike></ruby>

        <track id="hdh7f"></track>

        <pre id="hdh7f"><ruby id="hdh7f"><ol id="hdh7f"></ol></ruby></pre>
        <pre id="hdh7f"><pre id="hdh7f"></pre></pre>
        <address id="hdh7f"></address><p id="hdh7f"></p>